文章的开头,我想先解释一下题目的含义,因为我的第一个读者告诉我,他看到这个题目是困惑的。我说粘爱,是因为我被爱包裹着,这个爱,来自社会的爱、父母的爱、朋友的爱等等,就像炸鸡翅的时候,粘裹在外层的那层面包糠使得它口味更加爽脆。同理,被爱粘裹着的我,内心也充满了爱,怀揣着这份爱,我更加有了动力去学习,去完善自己,一步步向前努力地进步,并把这份爱继续传递下去。

考上大学,因为地区原因,我被告知本科四年可以接受到燕宝基金会每年4000元的资助。当然这对我和我爸妈来说无疑都是个好消息,爸妈可以相应地减轻一些负担,我也可以适当地给自己添置一些青睐许久的小玩意。

上大学以后,除了平时的学业以外,我也开始给自己找了一些兼职来做。除了想把时间排地更满,让自己的课余生活更充实,我更想地是提早去社会上碰碰壁,打磨一下自己的抗压能力。 抛开这些来说,本来自己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不能再依赖别人去生存下去了。父母本来挣钱就不易,基金会资助就是鼓励我们好好学习,他们的钱用来买跟学习有关的东西更妥当一些。

通过同学的介绍,我周六周天去超市做临时促销。上班时间是早上九点,但是因为超市离学校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周六早上我六点四十起床,用十几分钟跑步打卡阳光体育运动APP,而后快速洗漱出门,大概八点五十坐公交到达目的地,因为要换上专门的工作服,留十分钟换好衣服然后就开始站到自己的区域去叫卖。在我旁边的区域,都是长期在超市叫卖的大姐,刚开始我不好意思大声叫卖,等有人过来选购的时候才出声介绍自己销售的产品。然后我记得没几分钟类似于一个主管的人就来我跟前,她当着众多人的面前,数落我胆小,唯唯诺诺地像只低声吱吱叫的老鼠,还用威胁的口吻告诉我我不做后面还有一堆人等着做呢,今天要是完不成定好的销量就别想着领工资了。说完她指了指旁边的那些大姐,说让我和她们多学学,看人家做的多好。

第一次被人这样批评,我感觉自尊被狠狠地踩踏了,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水,我开始一点点为自己打气,没什么大不了啊,反正就是叫卖吗,有什么大不了的,于是我开始提高自己的嗓门,往这边招揽顾客,后面声音基本上都盖过了那几个“资深”大姐。

体验过了临时促销,我又相继去兼职发了传单,电话促销等。
见到过做管理的骚扰女新人,老员工欺负新员工,员工内部勾心斗角……
在我觉得自己的知识储备量足够充足去教低年级的学生时,我去了辅导机构应聘了兼职助教。

和小朋友们待在一起果然轻松了很多,除了教他们知识以外,还可以和他们分享一些在学校的趣事,教他们一些道理,而且兼职助教每节课最多两个小时,报酬也比之前多,周末还可以省下些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。

当然,我没有忘记去“递爱”。
学校有专门组织的学生志愿社团,周末会去给周围的农民工子女免费补课,我隔几周便抽时间和他们一起去,在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。因为我小时候也是跟着爸爸妈妈去外地,他们出去打工,我们就在租来的破旧房子里待着,自己写作业,然后去玩耍,但是我们并没有人去教我们作业,自己独立完成然后等老师上课再讲。

我被他人“爱”着,反过来尽自己微薄之力去“爱”他人,他人给我的“爱”便发挥了作用,实现了其价值。
亚里士多德曾说,以德报德是恩惠所固有的特点,不但他人的恩惠要回报,并且自己也要施惠于人。这话正与我题目所说的“怀爱”和“递爱”相应。

“粘爱”的我,不会忘记去“递爱”于他人,现在是,以后亦是。